新技術如何賦能智慧教育

2021-12-08 10:56:46
分享到:
我們不僅要關注“物”,更要關注“人”,不僅要關注“教”,更要關注“育”。發展智慧教育要以人為本,避免“唯技術論”,要密切關注智能技術應用于教育給教師和學習者帶來的心理狀況、適應能力及深層需求的變化,要營造具有人文關懷的教育氛圍,從而促進智慧教育健康發展。

 
——教育部科學技術與信息化司司長 雷朝滋

 
“教育,要有技術。”

 
在2021全球智慧教育大會召開期間,這句話被多位與會專家學者頻頻提及。智慧教育承擔著建構公平、優質、高效、個性化的未來教育的重要使命。據教育部數據,截至2020年12月,我國中小學校園聯網率已達99.7%,這為智慧教育的推進打下了良好的硬件基礎。

 
當前,以5G、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區塊鏈為代表的前沿技術,在教育領域已得到廣泛應用,并讓教育有了更多的發展可能。本次大會的主題為“智慧學習與教育的未來”,如何借力科技創新推進智慧教育建設,以在未來教育發展中貢獻更多“智慧”?此次大會上,多位專家進行了交流探討。

 
科技助力實現公平優質的教育

 
“我們不能否認‘教育圍墻’的存在。”

 
中國工程院院士吾守爾·斯拉木在此次論壇上說道,

 
“但智能技術與教學場景的深度融合,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教育資源不均衡的問題,打破教育的‘圍墻’。”

 
2018年,教育部發布《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指出,要通過信息化實現“互聯網+”條件下的區域教育資源均衡配置機制,縮小區域、城鄉、校際差距,緩解教育數字鴻溝問題,實現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

 
技術可以幫助人們重新配置空間、時間及學習資源。中國工程院院士、湖南大學教授王耀南表示,人們可以利用這些技術推動教學模式的改變、教學空間的擴展、評價指標的重建等,尤其是借助于5G網絡的發展,遠程教學這一形式得以快速且廣泛地落地,有助于我國教育資源實現更加公平、合理的分配。

 
位于云南省昭通市西南部的巧家縣,1986年被列為國家重點扶持貧困縣,當地教育資源緊缺且分配不均,尤其是地處偏遠山區的村鎮學校無法獲得優質教育資源,教學資源較為孤立。為解決這一問題,巧家縣通過采用教育城域網方案,將縣內各中小學的網絡出口進行統一管理,利用“一朵云、一張網、一塊屏”搭建同步課堂,將主教室的名師授課活動實時直播到其他區域教室,實現了教育優質資源的共享及整體教育質量的提升。

 
扶智有助脫貧,巧家縣已于2020年5月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助理總干事斯蒂芬妮亞·賈尼尼博士認為,智慧教育應肩負起推行公平優質教育的重要職責。近年來,我國智慧教育應用廣泛落地,從東部沿海到“三區三州”、從高等院校到中小學校、從學科知識到課后科普,通過共享課堂和教育集群實現優質教育資源的共享,讓更多學習者享受到公平優質的教育。

 
科技是促進教育公平的方法之一,真正實現教育公平這一目標,仍需多方協力。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副主任辛濤表示:“促進教育公平,需要久久為功,需要國家、社會、學校等多方體系的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效果。”

 
智慧課堂讓“因材施教”成為可能

 
千百年來,“因材施教”一直都是一種理想化的教育方式,它提倡教師要從學生的實際情況出發,有的放矢地進行有差別的教學。但實際教學場景中,一位教師往往面對幾十名學生,難以兼顧不同層次學生的學習需求。直到近年來,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在教育中的應用,讓人們意識到大規模的“因材施教”有可能走入現實。因材施教的首要條件,是得先深刻了解“材”。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應用,能夠幫助教師更加科學地了解學生的學習行為。

 
記者在此次大會上了解到,近年來積極探索智慧教育模式的安徽蚌埠二中,從教師備課、授課、布置作業、試題批改到錯題訂正,如今均實現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技術的介入。教師可通過統計分析報告,實現作業的合理布置,極大地減少了學生對同一知識的學習訓練量。

 
南昌利用教育大數據技術,實現在線智能批改、提升作業設計質量等,扭轉了學生課下海量刷題的突出問題;寧夏全域推進“互聯網+教育”大膽創新實踐,構建了基于互聯網的自主學習、互動探究、主題拓展的新型教學模式,回歸教育主陣地——課堂教育,為學校教育提質增效助力……多個地方的有關負責人也在此次大會上分享起當地借助“互聯網+教育”的深度應用落實“雙減”的做法。

 
當下,部分地區通過技術讓每名學生有了自己的數字畫像,也讓每位教師擁有了一個人工智能助手,使得學習從統一化向個性化轉變,也令教學從經驗型向數據支撐型轉變。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童莉莉表示,基于無監督算法的智慧圖書館,已在天津市和平區落地應用,并對當地課后服務課的個性化開展起到了科學指導作用。

 
“當地學校在開展課后服務時,不知道學生對什么內容的課后服務真正感興趣。于是我們對轄區范圍內的各大圖書館進行調研,通過大數據技術對學生的借閱書目、借閱時長進行算法分析,從而推斷他們究竟對哪些課程內容真正感興趣。學校在學生感興趣的范疇里進一步選出符合教務計劃的內容,組織豐富多彩的課后服務活動,切實做到了從以教為中心到以學為中心的轉變。”

 
童莉莉說。

 
科學提升教育決策管理水平

 
發展教育離不開科學的決策管理,科學的決策管理離不開真實、有效的數據支撐。

 
當下,以物聯網、大數據為代表的技術正快速迭代,使得教育信息和數據的采集更加深入廣泛、快速高效,這為決策確切化的實現提供了有力支持。據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規劃處處長張鵬介紹,我國已建成覆蓋學生、教師、學校三大教育要素的國家教育基礎數據庫,全國所有學校一校一碼,教師與學生一人一號,實現了跟隨業務的動態數據采集。

 
“截至2021年6月底,教育部共累計了500TB以上的基礎數據和業務數據,匯集學生數據4.75億人,教職工數據1880人,學校數據62萬多所。”

 
張鵬表示,這一數據庫可提供轉學手續、留學回國就業報到等跨部門公共服務,爭取實現“讓數據多跑路,讓群眾少跑腿”的效果。此外他認為:

 
“教育數據資源池依托人工智能技術和算法模型,可為教育部提供數據‘腦力’支持,為學校師生提供綜合數據服務,推動構建‘用數而思、因數而定、隨數而行’的教育治理新模式。”

 
教育監測與評估是提升教育質量的一個重要政策杠桿。辛濤表示,我國基礎教育質量的監測和評價工作,已基本實現信息化管理,建立了教育評價云平臺。

 
辛濤以音樂教育的監測評估為例說:

 
“如何判斷一名學生的音樂素養?過去往往是由學生表演一段,再由專家判斷。如今,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引進,可快速識別學生演唱的旋律、音準、節奏,并給出評價,解決了美育領域大規模評價的難點。”

 
談及智慧教育,技術的重要性自然而然突顯出來,但在強調技術的同時,更要關注“人”的作用。湖南科技大學黨委書記唐亞陽在湖南省洞口縣黃橋鎮的永發小學進行調研中了解到,永發小學的信息化硬件條件與城市里的小學已無太大差別,但永發小學的教師普遍存在不想用、不會用、不好用、用不好的情況。這令唐亞陽對如何強化鄉村智慧教育建設產生了思考,他表示,應高度重視教師的信息化素養,“如果只有好的硬件設施和教學內容,但缺乏具備一定信息化素養的教師隊伍,就談不上是真正的智慧教育”。

 
文章來源:教育信息化資訊
台湾无码精品一区二区,色综合久久成人综合网,国产婷婷视频在线观看,国产麻豆精品福利在线观看